鹿衔草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古诗十九首如果诗词是文化宝库,那么这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有哪些白癜风医院 https://jbk.39.net/yiyuanzaixian/bjzkbdfyy/

《古诗十九首》是昭明太子萧统收录在《昭明文选》中的一组五言诗,学界一般认为成于东汉末年。这些诗作者不详,因此笼统称呼为“古诗十九首”。这些诗没有题目,编纂者以每首诗的第一句作为题目。

《古诗十九首》是五言诗成熟的标志,历来诗评家对其推崇备至。南朝梁刘勰《文心雕龙》称其为“五言冠冕”,南朝梁钟嵘《诗品》称其为“惊心动魄,可谓几乎一字千金”,明王世贞《艺苑卮言》称其为“千古五言之祖”,明陆时雍《古诗镜》称其为“风余”、“诗母”。

从形式方面看,《古诗十九首》是五言诗成熟定型的代表作品。自此,五言诗取代四言诗,占据诗歌正统地位,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。从内容方面讲,《古诗十九首》描写的内容与普通百姓息息相关,切中人们痛点,与大家情绪能够产生共鸣,深受大家喜爱并得以广泛流传。

《古诗十九首》涉及的内容没有国家民族等高高在上的宏大主题,表达的都是普通人实实在在的情感。如思念、及时行乐、奋斗以期成功等。其中以思念为主题的篇目最多,有十首:《行行重行行》、《青青河畔草》、《涉江采芙蓉》、《冉冉孤生竹》、《庭中有奇树》、《迢迢牵牛星》、《去者日以疏》、《凛凛岁云暮》、《孟冬寒气至》、《客从远方来》、《明月何皎皎》。以及时行乐为主题的篇目有四首:《青青陵上柏》、《东城高且长》、《驱车上东门》、《生年不满百》。以奋斗为主题的篇目有四首:《今日良宴会》、《西北有高楼》、《明月皎夜光》、《回车驾言迈》。

《行行重行行》

行行重行行,与君生别离。

相去万余里,各在天一涯。

道路阻且长,会面安可知。

胡马依北风,越鸟巢南枝。

相去日已远,衣带日已缓。

浮云蔽白日,游子不顾反。

思君令人老,岁月忽已晚。

弃捐勿复道,努力加餐饭。

行行重(chóng)行行:走了又走,行了又行。

胡马:北方的马。

依:依恋。

越鸟:南方的鸟。

缓:宽,衣带缓是形容人日渐消瘦。

反:通“返”,返回。

通弃捐:抛开。

加餐饭:当时安慰人的常用语。

《古诗十九首》的一大特点就是尚未完全脱离民歌的风格,语言质朴用典极少直白易解,情感真挚非常感人。这是一首表达相思情感的诗,主人公是一位思妇,她热切地思念着远游在外的“君”。

这首诗开篇最有力量。“行行重行行,与君生别离”,开头两句就把人带入到沉痛厚重的思念情感当中。“行行重行行”,行了又行走了又走,一条漫长没有尽头的路在游子的脚下伸向远方。“与君生别离”五个字字字万钧捶打在思妇心头,令其痛不欲生。由此开头,整首诗都沉浸在沉痛的哀伤之中。

“胡马依北风,越鸟巢南枝”,北地的马依恋北风,南越的鸟在南向的树枝上筑巢。这一对类比形象地表达了游子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,胡马如此,人何以堪?越鸟如此,人何以堪?思妇如此牵挂着远方的爱人,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思念之情。

最后,所有的思念和爱恋全部汇成一句话“弃捐勿复道,努力加餐饭”啥都不说了,你好好吃饭保重身体吧!感情真挚浓厚的时候反倒不知道如何表达,简单的安慰实则包含着无穷的情意。

《青青河畔草》

青青河畔草,郁郁园中柳。

盈盈楼上女,皎皎当窗牖。

娥娥红粉妆,纤纤出素手。

昔为娼家女,今为荡子妇。

荡子行不归,空床难独守。

牖:yǒu,窗户。

荡子:在外游荡不回家的人。

这首诗表达的情感很真挚,女主人公的个性非常鲜明。表面上看是思念游荡在外的丈夫,实际上则是自怜自伤。“青青河畔草,郁郁园中柳”描写茂盛的河边草和园中柳,大好时光郁郁葱葱。同时,暗喻着女主人公正值妙龄年华大好。“盈盈楼上女,皎皎当窗牖;娥娥红粉妆,纤纤出素手”,这四句正面描写女主人公。

步态轻盈,容颜亮丽,妆扮相宜,玉手纤纤。这女子美艳不可方物。如此娇艳又正值妙龄的美女却被丈夫扔在家里不管,“荡子行不归”。女主人公不禁于寂寞难耐之中感伤,“空床独难受”。

合理推测一下:此女“昔为娼家女”,那位“荡子”也就是她现在的丈夫曾经是她的常客,日久生情二人结为夫妇。谁知道结婚以后,“荡子”对她的新鲜感没了,之前的爱恋也淡了,又开始出去游玩沾花惹草,把她独自留在家里不闻不问。

《涉江采芙蓉》

涉江采芙蓉,兰泽多芳草。

采之欲遗谁?所思在远道。

还顾望旧乡,长路漫浩浩。

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。

遗:wèi,赠给。

这是一首游子思念家乡的诗,他不知道什么原因远离家乡和亲人。带着重重思念来到江边采摘芙蓉花,想要把芙蓉花赠送给遥远的亲人。然而这注定是无法实现的奢望,故乡遥远长路漫漫归途无望。他只能和情投意合的爱人异地而居,在想念中忧伤老去。

《冉冉孤生竹》

冉冉孤生竹,结根泰山阿。

与君为新婚,兔丝附女萝。

兔丝生有时,夫妇会有宜。

千里远结婚,悠悠隔山陂。

思君令人老,轩车来何迟!

伤彼蕙兰花,含英扬光辉;

过时而不采,将随秋草萎。

君亮执高节,贱妾亦何为?

冉冉:枝叶下垂状。

泰山:高山、大山,非实指“东岳泰山”。

阿:ē,山坳。

兔丝、女萝:这两种都是蔓生植物,相互缠绕着生长,比喻两个生命结合在一起,即男女双方结婚。

陂:bēi,山坡。

轩车:有篷子的车,这里代指迎亲的车。

亮:通“谅”,料想。

执高节:对爱情忠贞不移。

这首诗表达的是一位思妇复杂而又细腻的内心情感。女主人公尚未正式出嫁,处于定下婚约等待未婚夫迎娶的阶段。她把出嫁前的自己比喻成为“孤生竹”,出嫁后的自己和丈夫比喻为缠绕在一起的兔丝和女萝。她认为自己出嫁以后一定会和丈夫缠绵厮守幸福满满。这是她对未来幸福生活的向往。她这门婚事结得有点远,“千里远结婚”。未婚夫远隔千山万水,她是既思念又着急。

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自己一天天老去,而未婚夫却迟迟不来迎娶她,“轩车来何迟!”,此时的女主人公内心已经产生疑虑。未婚夫不知何时能来,她生怕自己像蕙兰一样过季而凋零,“将随秋草萎”。她面对着未来的不确定性,内心充满感伤失落,甚至有一点点绝望。

好在女主人公内心还是强大的,及时制止住内心的负面情绪,开始积极正面的心理建设。“君亮执高节,贱妾亦何为”,你一定是对爱情忠贞不移的人,我不该胡思乱想,安心等你上门来迎娶我吧。女主人公挺会自我安慰。对未来的向往、思念、急切、疑虑、失落中带点感伤和绝望,最后又进行自我安慰,这是女主人公整个内心世界。女主人公复杂的情绪、变化多端的心理历程被表达的如此清晰和精准,这是这首诗最大的特点和过人之处。

《庭中有奇树》

庭中有奇树,绿叶发华滋。

攀条折其荣,将以遗所思。

馨香盈怀袖,路远莫致之。

此物何足贵,但感别经时。

奇:美好。

华滋:枝叶茂盛。

荣:花朵。

遗:wèi,赠送。

致:送达、达到。

经时:隔了很长时间。

庭院里长着一棵美好俊秀的树,绿叶欲滴花团锦簇;捋着树枝摘下娇艳的花朵,想要送给我思念的人;花朵的芬芳馨香覆盖着我的衣襟和袖子,我思念的人太遥远,无法送给他;并不是这些花多珍贵,只是分别太久,想用花儿表达我的想念。

枝繁叶茂花团锦簇,本该是和爱人一同欣赏美景一同享受快乐的时节,可是爱人远在天边,主人公只能靠一缕思念牵挂着他。不只是秋风萧瑟、残花败叶惹人伤心,鲜花怒放一样挡不住相思的忧伤。

《迢迢牵牛星》
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

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

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;

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!
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迢迢:遥远。

皎皎:明亮。

擢(zhuó):伸出。

札札(zházhá):拟声词,织布机的声音。

杼(zhù):织布机上的梭子。

章:花纹。

河汉:银河。

盈盈:清澈。

脉脉:饱含深情。

那遥远的牵牛星啊,那明亮的织女星;织女伸出纤细洁白的手,札札地摆弄着织布机;一整天都没有织出花纹,眼泪像雨滴一样往下淌;银河又清又浅,牛郎织女相隔有多远?相隔不过一条河,他们饱含深情却说不出话。

这是一首通过咏牛郎织女寄托相思情感的诗。牛郎织女相爱而不能相会,只能隔着银河相望。诗中的女主人公和心爱的人不能会面,终日哀伤以泪洗面。叠字运用是这首诗的一大特点。“迢迢”、“皎皎”、“纤纤”、“札札”、“盈盈”、“脉脉”,六个叠字词形象精准地修饰了中心词,可谓用字如神非常巧妙。这六个叠字词同时兼具声音的美,请大家朗诵或者默诵这首诗,就会感受到这六个叠字词非常优美非常好听。

《去者日以疏》

去者日以疏,生者日已亲。

出郭门直视,但见丘与坟。

古墓犁为田,松柏摧为薪。

白杨多悲风,萧萧愁杀人!

思还故里闾,欲归道无因。

郭门:城门。

摧:劈砍。

里闾:乡里。

无因:没有缘由。

死去的人渐渐地生疏,印象越来越淡,新生的人一天天亲近起来;我走出城门远望,眼中只有坟墓;古墓被犁为耕田,墓地上的松树和柏树被劈成木柴;秋风吹过白杨树,落叶萧萧愁煞人;我想念着我的故乡,想要回去却没有缘由。

这一个离家在外的游子,眼看着人事变迁生死变化,思念家乡又欲归无路,他心中充满哀伤。“白杨多悲风,萧萧愁杀人”极具感伤力量,另一首古诗有“秋风萧萧愁煞人”的句子,不知二者是有过互相借鉴。“思还故里闾,欲归道无因”一语双关,既是表达回家无路,又是表达人生路上前途渺茫。

《凛凛岁云暮》

凛凛岁云暮,蝼蛄夕鸣悲。

凉风率已厉,游子寒无衣。

锦衾遗洛浦,同袍与我违。

独宿累长夜,梦想见容辉。

良人惟古欢,枉驾惠前绥。

愿得常巧笑,携手同车归。

既来不须臾,又不处重闱。

亮无晨风翼,焉能凌风飞?

眄睐以适意,引领遥相睎。

徙倚怀感伤,垂涕沾双扉。

凛凛:寒冷。

蝼蛄:一种昆虫,俗称拉拉蛄。

洛浦:字面意思是洛水之滨,传说中洛水之神名宓妃,是一位大美女,因此洛浦代指美女。

容辉:迷人的风采。

良人:丈夫。

枉:委屈。

惠:赐。

绥:挽人上车的绳索。

须臾:片刻。

重闱:女子闺房。

晨风:一种飞行迅速的鸟。

眄(miǎn)睐(lài):斜视,无聊状。

引领:伸脖子。

睎(xī):远望,眺望。

徙倚:徘徊。

扉(fēi):门扇。

寒冷岁末蝼蛄悲鸣;凉风凛冽,离家的游子没有冬衣;我们刚刚成婚不久,他就出了远门;长夜难捱,我只能在梦中见到他潇洒的容颜;想念着良人过去与我的欢好,他驾着车迎娶我的那一刻让我难忘;多么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,携手乘车同出同入共享欢笑;良人来到我的梦里没多久,房间都没进就消失不见;我没有晨风鸟的翅膀,无法乘风飞翔;百无聊赖中,伸长脖子向远处眺望;徘徊不已徒自哀伤,泪水沾湿了门扇。

这是一首思妇诗。岁末寒冬,她惦念着远行的丈夫。天气这么冷,他却没有冬衣怎么扛得住?真挚情感溢于言表。深沉的挂念伴着她进入回忆和梦乡,在回忆里,她回到了出嫁的那一天,那一天她是快乐的。在回忆里,她看到了丈夫走出家门的背影,那一刻她是依依不舍的。在梦里,她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丈夫,那一刻她是幸福的;在梦里,丈夫居然也是很快就离她而去,那一刻她是惆怅的。跳出回忆,梦醒时分,她回到了现实。现实中,她只能以远眺寄托相思,以徘徊消解惆怅,以泪水洗刷哀伤。

这首诗文人气比较重,用词脱离口语化,典故较多,比《古诗十九首》的其它诗篇难于理解。

《孟冬寒气至》

孟冬寒气至,北风何惨栗。

愁多知夜长,仰观众星列。

三五明月满,四五蟾兔缺。

客从远方来,遗我一书札。

上言长相思,下言久离别。

置书怀袖中,三岁字不灭。

一心抱区区,惧君不识察。

孟冬:冬季的第一个月。

惨栗:极其寒冷。

三五:每个月十五那一天。

四五:每个月二十那一天。

蟾兔:蟾蜍和玉兔,代指月亮。

书札:书信。

区区:真挚的情感。

孟冬之,北风寒;深夜里失眠,我仰望着满天星辰;十五的月亮圆又圆,二十的月牙弯又弯;远客来到我家门,思念的人托他给我捎来一封信;信里说分别地太久了,信里又说他非常想念我;我把信放在衣袖里,时刻与我相伴,三年过去字迹依然清晰没有磨灭;我对你真挚的爱,只怕你不知道不明白。

与《凛凛岁云暮》一样,这也是发生在寒冬之夜的相思故事。女主人公仰望星空,月亮由圆而缺,象征着她和丈夫从团聚到离别。她贴身珍藏丈夫的来信,那字里行间书写着丈夫的深情,那一笔一划洋溢着丈夫的音容笑貌,“长相思”、“久别离”寄托着丈夫对她深深地牵挂。

《客从远方来》

客从远方来,遗我一端绮。

相去万余里,故人心尚尔!

文彩双鸳鸯,裁为合欢被。

著以长相思,缘以结不解。

以胶投漆中,谁能别离此?

端:匹,布的量词。

绮:一种绸缎。

著:往衣被中填装丝绵。

缘:饰边,镶边。

远客到家门,丈夫托他给我捎来一匹绸缎;万里之外的丈夫啊,他时时刻刻思念牵挂着我;绸缎上绣着彩色的双鸳鸯,我把它裁成合欢被;被子里填满丝绵,被子的边缘缝上解不开的结;我和丈夫就像是胶投进了漆,黏成一体,谁能把我们分离?

这首诗采取了民歌常用的“谐音”手法。填充被子要用丝絮、丝绵,“丝”谐音“思”,因此说“著以长相思”。思妇把自己和丈夫的感情比喻成胶和漆,二者投放在一起相互粘合溶解无法分开,成语“如胶似漆”便来源于此。

《明月何皎皎》

明月何皎皎,照我罗床帏。

忧愁不能寐,揽衣起徘徊。

客行虽云乐,不如早旋归。

出户独彷徨,愁思当告谁!

引领还入房,泪下沾裳衣。

客行:出门在外。

户:门。

引领:伸着脖子。

皎洁的月亮照耀着我的罗床;忧愁满腹无法入眠,我披上衣服在屋里徘徊;离家在外虽有乐趣,可怎么比得上早点回家?走出门外我彷徨无依,心里的愁苦向谁倾诉?我伸着脖子向远处张望,最终一无所获返回卧房,涕泪连连沾湿了衣裳。

这首诗可以从两个角度欣赏。一是游子思念家乡,一是思妇想念游子。无论是哪种角度,主人公都是孤独和哀伤的,他们的情感都是真挚的,他们的思念都是热切的。

《古诗十九首》没有涉及家国天下的宏大主题,表达的是与普通人息息相关的情感,之前分析的十一首诗以思念为主题,本篇分析以“及时行乐”为主题的诗。《古诗十九首》的作者们对时间很敏感,对如何度过人生有着深刻的思考。他们发现了一条令人悲伤的人生规律:人生苦短。虽然都发现了这条规律,但不同的人采取的应对方式很不相同。

有的人认为,人生如此短暂,人应该好好珍惜努力奋斗,实现更高的人生价值。还有一些人则认为,人的一辈子那么短,倏忽而过,人应该抓紧时间享受,好好吃喝玩乐才不枉此生。以下几首诗,表达的就是及时行乐的人生主题。

《青青陵上柏》

青青陵上柏,磊磊涧中石。

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

斗酒相娱乐,聊厚不为薄。

驱车策驽马,游戏宛与洛。

洛中何郁郁,冠带自相索。

长衢罗夹巷,王侯多第宅。

两宫遥相望,双阙百余尺。

极宴娱心意,戚戚何所迫?

磊磊:形容石头多。

生:生活,生在。

忽:形容快。

驽马:劣马,跑得不快的马。

宛、洛:都是地名,宛指南阳,洛指洛阳。

郁郁:原指植物茂盛,此处形容洛阳城繁华热闹。

冠带:有官爵的人才可以佩戴冠带,因此冠带代指达官贵人。

索:求访、拜访。

衢(qú):大街。

两宫:分别位于洛阳城南北的两处宫殿。

双阙:古代宫门两侧的高台,左右各一,可登高远望。

戚戚:忧惧。

陵墓上柏树青翠,涧水中石块堆砌;人生长在这片天地里,好像是远行之人匆匆就要离去;一斗酒足够让我快乐,虽然淡薄却胜过丰盛宴席;我坐着破车赶着劣马,在宛、洛一带尽情的游玩;洛阳城里无比繁华热闹,达官贵人们互相走访;大街两旁罗列着小巷子,随处可见王侯贵人的高宅大院;南北两宫遥遥相望,宫门旁的门楼高达百尺;美酒欢宴多么快乐,可他们还是一脸愁怨为什么?

松柏长青、磐石永固,而人生一世却如草木一秋转瞬即逝。“忽如远行客”道出人生短暂的悲哀。诗人出身平凡,却发现了人生的真谛,饮劣酒、驾驽马、乘破车,游戏玩耍于宛洛之间,享受人生的快乐。而那些高官显贵们住着深宅大院,面前摆满美酒佳肴,却还是一脸忧惧和焦虑,真是不懂人生更不懂快乐。

《东城高且长》

东城高且长,逶迤自相属。

回风动地起,秋草萋已绿。

四时更变化,岁暮一何速!

晨风怀苦心,蟋蟀伤局促。

荡涤放情志,何为自结束!

燕赵多佳人,美者颜如玉。

被服罗裳衣,当户理清曲。

音响一何悲!弦急知柱促。

驰情整中带,沉吟聊踯躅。

思为双飞燕,衔泥巢君屋。

东城:指洛阳的东城。

回风:旋风。

晨风:一种飞行速度很快的鸟。

苦心:忧心、忧虑。

局促:受限制、不自由。

荡涤:洗涤、洗净。

结束:约束。

被:通“披”,披着衣服。

理:演奏或演唱。

驰情:遐想。

洛阳东侧的城墙又高又长,弯弯曲曲绵延至远方;强劲的旋风拔地而起,秋草已经衰败不见绿色;四季变化快,转眼到年末;晨风鸟在空中忧虑地飞翔,蟋蟀在悲哀地鸣叫;人生苦短,敞开心怀吧,何必要拘束自己!燕赵之地多美女,面容如玉;她穿着华丽的衣裳,对着门户演奏清曲;曲调何其悲伤,节奏何其急促;她起身整理衣带令我驰情向往,驻足沉思曲中深意令我哀伤不已;我愿与她一同化作燕子,恩爱一生双宿双飞。

诗人登高远望,看着绵延不绝的城墙和衰败枯萎的秋草,耳中听着蟋蟀的鸣叫,联想到时光飞逝人生短暂。如此短暂的人生应该珍惜的渡过,应该敞开胸怀尽情享受,而不是拘束自己委委屈屈地渡过。如何敞开胸怀呢?看到美女就要勇敢的追求她!“思为双飞燕,衔泥巢君屋”。总之,诗人的观点就是,人的一生要痛快的活,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就大胆追求,而不是束手束脚憋憋屈屈地了此一生。

《驱车上东门》

驱车上东门,遥望郭北墓。

白杨何萧萧,松柏夹广路。

下有陈死人,杳杳即长暮。

潜寐黄泉下,千载永不寤。

浩浩阴阳移,年命如朝露。

人生忽如寄,寿无金石固。

万岁更相迭,贤圣莫能度。

服食求神仙,多为药所误。

不如饮美酒,被服纨与素。

杳杳:幽暗状。

寐:睡。

寤:醒。

浩浩:流动状。

朝露:早晨的露水。

忽:快。

寄:借住。

度:超越。

我驾车来到城东门,遥望着城北的坟墓;白杨树萧萧作响,松柏成荫排列在大路两旁;坟墓下安葬着死去的人,幽暗无光如永久的黑夜;那些逝去的人沉睡在黄泉之下,多少年都不会醒来;时光如长河浩浩荡荡奔流不息,人的寿命像朝露;人生迅速像旅居,不似金石能永固;千秋万代更迭不止,圣者贤人也无法超越生死;愚蠢的人修仙求长生,他们被药物所欺骗;还不如喝美酒、穿华服,快快乐乐过一生。

诗人驱车远望,看到坟墓想到死者,他们再也不能重走人生路。人身苦短一去不返,即便是圣贤也无法逃脱死亡阴影的笼罩。有人为了长生不老而服丹砂修神仙,这种做法在诗人看来是极其愚蠢的,“服食求神仙,多为药所误”。诗人认为,想要过好一生不应该追求虚妄缥缈的事,而是要珍惜当下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